新闻资讯

  • “在十堰求学时的学习氛围相当浓厚。我是班里的班长,班上的同学们结对子,互帮互助,自己完成了功课,还要帮助别的同学拾遗补差,这样一来,就等于把学习内容又复习了一遍,还能讲得清楚,自然巩固了学习效果。那个时候,我自己整理的笔记就类似如今的错题本。”干赡静女士回忆说,那时候,学习生活忙而不乱,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单纯美好。曾经的岁月似乎过得很慢,但细水长流的情感却根植在大家的心田。回到上海后,同学们也常常聚会,彼此惦念,友情岁月延绵而深远。

  • 一眨眼,我那活泼可爱的女儿,已经学业有成,在职场上拼搏多年了。而如今,我可以在上海的校园门口,等待自己的小外孙放学归来,嘱咐依旧不变,但声音中已经有更多的淡定与慈爱了。“今天在学校乖不乖呀?今天的作业多不多呀?先吃点点心吧,休息一下,快点做作业哦……”

  • 朋友:我压力很大,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 真相一:医疗险、重疾险傻傻分不清楚

  • 对抑郁症患者多一份理解,就会减少一分他们的痛苦。

  • 目前,案件和死亡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 大家误把支付宝上销售的医疗险和常听人提起的重疾险作了价格对比的原因。二者不论从保障对象、保障期限还是缴费机制、理赔机制来说都是不同的。

  • 阿尔山客栈窗外

  • △这种不安和焦虑就像一只看不见的手,一点、一点的把抑郁症患者的灵魂从身体里拖出来,然后一天、一天地把它拖进深渊里。

  • 那个年代的我们,因为物质条件的限制,没有圣洁的婚纱与洋装,也没有豪华的婚礼殿堂,只记得我和先生来到了一所上海的知名照相馆——上海南方照相馆,用镜头记录下我们婚姻开始的时刻。耳边似乎隐隐地回响起摄影师娓娓的上海话音:“新娘子、新官宁,笑一笑哦,一,两,三……”一声“咔擦”,摄影镜头记录下我们幸福的笑容。还记得当年的我们,捧着照相馆里借用的一束塑料马蹄莲,我穿着一件新款的羊毛衫,我的先生系上了一根新领带,如此简单便演绎了当年的“时尚”。只可惜,当年我们拍下的是黑白照片,那个年代的时髦颜色无法被记录下来。可即便是这样,当年的我们,已是十分知足了。我们满足的不是拥有的物质条件,而是因为我们步入了婚姻殿堂,掀开了人生崭新的一页,欣喜杂糅着兴奋,还带着些许的好奇——我们有家了,有属于自己的爱巢了!

  • 你:你天天坐在那里,有啥好累的?

  • 16条记录

Copyright © www.xhlstone.com 版权所有    苏ICP12345678